• 科尔特慢慢将意识从睡梦中拉回,而身处列车之上的意外感却让她一惊,对面似乎认识他的女人与周围陌生的环境都让他迷茫,在柯尔特环顾四周后,他无措地告诉对面的女人,她叫柯尔特,是美军驻阿富汗的直升机飞行员,柯尔特急切的解释却让女人笑出了声,女人叫她肖恩,并认为这是他开的玩笑,而这时依旧迷茫的科尔特在玻璃的反光中看到了另一个男人的模样,她急忙跌跌撞撞地走进卫生间,而镜子里的人却不是自己!这样的现实让柯尔特无比惊恐,随后他又告诉女人自己根本不是肖恩,但还没来得及多聊,突如其来的爆炸并带走了一切,当柯尔特再次睁眼时,他已经身处狭小的密闭空间之中,一个名叫古德温的女人不断询问她刚才的见闻,理不清头绪的科尔特告诉古德温,他之前在阿富汗执行任务醒来后就出现在了列车上,随后列车就发生了爆炸,现在他又来到了这里,古德温则告诉柯尔特他正在围城之中,并继续追问是谁炸了火车!
  • 科尔特还是想搞清状况,他甚至希望能与自己的父亲通话,但他的要求根本得不到回应,古德温只是想让科尔特查清炸弹的安放地点,并告诉柯尔特自己可以将它送回列车,它有八分钟的时间去完成任务,接着古德温变再次将他送到了列车上,虽然与上次的场景略有不同,但科尔特还是提醒自己这只是一场模拟训练,于是他根据上次爆炸发生的位置找到了安放在通风管中的炸弹,只是他还未来得及调查,爆炸再次发生,特尔特又重新回到了围城,一遍遍被炸飞的痛苦让他想要结束这样的模拟,而古德温却告诉柯尔特,这并不是模拟这场爆炸就发生在今天早上,列车上的乘客无一幸免,而且这次爆炸只是一系列爆炸的开端,必须尽快找到恐怖分子,阻止更多悲剧的发生,于是柯尔特告诉了古德温炸弹的安放点,但他还没来得及做更多的询问,系统又再次启动,而这次科尔特开始尝试与对面的女人沟通,通过交流他得知了这个女人叫安娜,而这时他突然发现了一个可疑的中东人,连忙追了上去,但一想到安娜马上就会死于爆炸,于是他又折回来催促安娜一起下车,只是在安娜看来提前下车有些奇怪,柯尔特则直接稳下来,那而这个一直对肖恩有好感的女人最终与柯尔特一起下了车,接着柯尔特并一路尾随那个中东人,并在随后抢了他的公文包想要找到引爆炸弹的手机,但就在克尔特语中东人扭打在一起时爆炸却再次发生,紧接着柯尔特又因为掉入铁轨被火车撞死重新回到了围城,但这次他却与贾德文失去了联系,而他也开始面临降温缺氧的问题,好在他最终解决了问题,通讯也恢复了正常!于是柯尔特把自己就像安娜的事告诉了古德温,但围墙的设计者李琦博士却告诉柯尔特,他不可能救下任何人,因为此时的他正身处原代码之中,源代码并不能让人穿越时空,它只是对时间的再赋值,在源代码中柯尔特可以利用肖恩死前的八分钟记忆去寻找恐怖分子的身份,但他却无法改变任何现实,容不得克尔特震惊,古德温再次促他赶紧找到安放炸弹的恐怖分子,原来早上的爆炸只是第一波袭击恐怖分子,还准备在芝加哥市中心引爆威力更强大的放射性炸弹,于是为了阻止更大的悲剧发生,科尔特再次回到了列车上,它按照古德温的提示偷到了手枪弹,列车上的警卫却发现了他,并将他击晕了过去,再次醒来的他已经被铐了起来,而且距离爆炸也只剩下了一分钟,绝望的科尔特告诉安娜,如果他的生命只剩下一分钟,那他会选择给自己的父亲打个电话便向他道歉,接着爆炸的火光与热浪便将两人吞噬,只是时间紧迫还没来得及休息,可怜的科尔特又被送回了列车,但这次他在安娜的帮助下得知了自己在两个月前已经牺牲的消息,这样的事实让科尔特无比震惊,过度的悲伤也让他直接退回了围城,并逐渐回忆起他在阿富汗的点点滴滴,对于真相的渴求让他一再询问贾德文到底发生了什么,抵不过柯尔特一次次的哀求无德温最终告诉柯尔特,他现在只有大脑还活着,而其他的一切都只是他的像而已这样的事实让科尔特愤怒不已,他认为这个源代码项目肯定是违法的,但李琦博士却告诉柯尔特,他大脑的使用权与源代码项目一样都通过了军事法庭的审核,接着李修提出了条件,只要柯尔特能找到恐怖分子完成这个任务,他就会让科尔特死去,于是柯尔特又开始了他八分钟的循环之旅,但一次次的失败又让她遭受着巨大的痛苦,好在这一次它拆下了炸弹上的手机,并拨通了电话上唯一的号码,虽然一开始锁定了错误的嫌疑人,但再次拨打电话后,他终于发现了真正的恐怖分子,并设法跳出了火车,拿着枪克尔特展开了最后的追捕,他记下了恐怖分子的车牌号码,然后拿枪抓到了这个名叫德里克的炸弹狂人,而德里克却非常淡定,他甚至还向柯尔特展示了他的伟大杰作,原本任务成功完成,但安娜的突然出现让德里克抓住了机会,他很快就开枪将两人击倒,然后便驾车离开了车站,而柯尔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安娜死在了自己面前,火车也按时炸毁!
  • 原来为了以防万一德里克设置了两个手机引爆器,接着死去的柯尔特便再次回到了围城,虽然柯尔特没能阻止悲剧的发生,但他却知道了恐怖分子的名字,并且将嫌疑人的车辆信息给了李琦和古德温,根据科尔特提供的线索,警方很快就抓住了德里克,危机也顺利解除,这次任务的成功让源代码项目成为了反恐的终极武器,这样李琦兴奋不已,而此时柯尔特却一再请求古德温让它回到原代码中,他要救下列车上所有人的性命!因为他能感觉到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并不只是受害者脑中的残影,古德温犹豫再三还是将柯尔特送回了列车,再次回到熟悉场景的柯尔特主动向安娜表达了爱意,然后又迅速拆下了用于引爆的两个手机,接着他又将德里克铐了起来,并在一脸蒙蔽的德里克面前报了警,看着这个无所不知的男人,德里克静流下了眼泪,一切搞定之后,柯尔特用德力克的手机给贾德温发送了一条短信,接着并借用肖恩的身份给自己的父亲打去了电话,并告诉他自己是柯尔特的战友,其实柯尔特非常后悔与他吵了那场架,柯尔特一直想跟她说声对不起,另一边里奇却违背了他与柯尔特的诺言,命令古德温清除柯尔特的记忆,好让他继续为军方卖命,但善良的古德温再也不忍心让柯尔特承受这样非人的折磨,他悄悄来到了柯尔特真实的身体旁,决定让维生舱中生不如死的柯尔特解脱,而这时李琦发现了她的计划,她愤怒地要求古德温打开密码门,但古德温还是按下了终止键,被一遍遍折磨的科尔特终于得到了安息,只是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里,柯尔特却并没有因为生命的终止而消失,他的意识还成功占据了肖恩的身体并与安娜开始了新的生活,而在这个世界中的古德温也收到了柯尔特的短信,科尔特告诉古德温,虽然这个世界中的源代码还未启用,但他们已经在另一个时空中合作过,并联手阻止了今早发生的恐怖袭击,而且源代码远比他与李琦想象的要强大,它并不只是重现过去的八分钟,而是创造了另一个平行世界!
  • 现在特尔特希望古德温能善待这个世界中的自己,而此时另一个柯尔特正躺在维生舱内,但这次他依然会获得古德温的帮助,并从痛苦中解脱出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