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0年前被称作虫族的外星人袭击了地球,造成了人类数一伤亡!关键时刻,一位伟大的指挥官牺牲了自己,击败了虫族,但人类从此再也不敢掉以轻心,他们需要为下次袭击做好准备,于是国际舰队将希望寄托在一帮天才孩子的身上,这些孩子伴随着战争游戏成长,他们比成人更敏锐果断和无畏!安德便是他们中的一员,他是训练主管格拉夫的重点培养对象,所以他从小身上就装有监视装置,这样格拉夫就可以知道安德的一切,但为了测试安德的反应,格拉夫让人取出了他的监视装置,这样一直想要报复安德的小胖有了机会,他立马带着一帮人过来收拾安德安德去抄起家伙对着小胖就是一顿揍,即使求饶也没有停下,随后以为被踢出项目的安得回了家,像他最爱的姐姐华伦蒂,诉说着自己的不甘心,这时他的哥哥彼德走了进来,嘲笑安得跟他们一样被提出了项目,原来彼得和华伦蒂曾经都是童子军的一员,但彼得故意残暴,瓦伦蒂又太善良,最终在政府的要求下安得作为最后一子被生了下来,而就是这样的期望让安德备受压力,他甚至已经感受到了家人的失望,但这时格拉夫和少校却突然来到了安德加少校询问安德对毫无还手之力的小胖继续施暴的原因,安德表示,他想用一场战斗就赢得后续的所有战斗,这样别人就再也不敢欺负他格拉菲也非常赞同安德的想法,然后便带着安德来到了发射场和其他孩子一起前往战斗学院,在飞船进入太空后,格拉夫来到了船舱,他故意称赞安得成功让安德被孤立,很快飞船便来到了一个环绕地球轨道运行的巨大空间站,这里就是战斗学院!

  • 在高强度的训练以及被孤立的孤独中,安德对于如何成为领袖十分迷茫,但安德很快想到了办法,他在教官面前说出了大家的心里话,虽然因此受到了教官的惩罚,但却赢得了小伙伴们的信任,随着安德不断帮助同伴,小伙伴们也越来越认可安德晚上疲于学习的安德玩起的巨人游戏,才发现随便选择哪一边都会失败后安得便让老鼠钻入巨人的眼睛杀死了巨人格拉夫认为偏执于武力的安德是完美的,于是立即把安得掉到了高年级的火蜥蜴战队战队中的阿卡利对安德非常友好,而队长佐邦却一直为难安德,但安德还是很完美的帮助战队取得了胜利,无聊时安德还会玩巨人游戏游戏中却出现了虫族人安德明惑不解,另一边格拉夫却越来越重视安德,他很快便让安德独立指挥一支战队,这只像飞龙战队的成员大多都是安德在新兵营的朋友,而安德在同时面对两支队伍时又一次出色地完成了任务,这次大获全胜让格拉夫认为安德这是国际舰队统帅的合适人选,但意外很快就发生了左邦因为输掉比赛去找安德麻烦,安德反击时让左帮摔成了植物人,这让安德彻底崩溃了,他直接回到了地球,好在华伦蒂安慰了他让安得重新振作起来接着格拉夫带着安德返回太空,但这次他们不是去战斗学院,而是上了一艘即将开往前线的星际战舰,很快安德便来到了虫族进攻地球时的前线补给站,并见到了50年前击败重组的指挥官马泽,其实马泽根本没有死,他一直在等待着把自己的秘密告诉下一任更强的指挥官,原来虫族跟蚂蚁一样是由女王控制的只要把虫族女王所在的飞船击落,其他飞船就会失去控制,不战而败,接着马则带着安德来到了模拟作战室,那里有着安得昔日的战友马泽,还向安德介绍了一套仿真作战系统,它可以尽量模拟真实的战场,安德将利用这套系统控制整个国际舰队,它的小伙伴们则充当小队长,控制不同的战略小组,他们会把命令传达给手下的无人机操作员,这些无人机可以任意编队进行自由攻击,同时也承担着整个舰队的防卫工作,而国际舰队的杀手锏就是阿卡丽控制的被称作小医生的武器系统,它的攻击能引起连式反映一下就能摧毁整个虫群,接着安德便开始了训练,起先安德还能轻轻松松获得胜利,但随着训练难度和密度越来越大,安德和他的团队开始难以支撑好在安德很快就迎来了它的最后一场游戏,赢下这场安德贝能成为国际舰队的统帅,

  • 在推进视角后安得看到了陨石带候方严阵以待却并未发起攻击的虫族飞船,安得首先派出少量无人机向虫族发起攻击,这让虫族迅速开始集群,而安德就是要这样的效果,他立马命令阿卡利启动了小医生蓝色光束直直射向虫群,链式反应将它们瞬间全部摧毁,虫族母星终于清晰地出现在他们面前,但就在这时,母星表面闪烁起许多红色的光点,数亿的虫族飞船聚集起来,然而小医生的充能还没完成,安得只能下令将所有的无人机聚集在阿卡丽的星舰周围,形成一圈又一圈的保护层,这意味着他将牺牲整个国际舰队,但为了赢得游戏安得必须这么做,很快没有无人机保护的星舰!分分被虫族击毁,而安德却命令阿卡丽的星舰继续飞向虫族母星,原来他想用小医生直接摧毁整个星球,接着安德让无人机顺时针旋转火力全开为新建在密集的重组飞船中开辟了一条血路,而星舰则逐渐跌入虫族母星的大气层,于是安得又让无人机在星舰顶部加速前进,像出膛的子弹一样深深打穿了宠群组成的橙色迷雾,就在防护盾即将失效时,小医生充能完成并成功启动两束光波,直接击中了星球表面,以光波聚集点为核心,形成了一个往外扩散的死亡圆圈,整个星球被黄色的火焰吞没逐渐变得死气沉沉,他们赢了安德因为胜利十分兴奋,而指挥官们却在商量着什么,最后安德从激动的格拉夫那里得知,这并不是游戏,安德已经灭掉了宠族为地球换来了永久的安宁,但安德却无法接受这一切,他一直以为训练都是在游戏中进行的,而且虫族在开战前一直在等待着什么,根本没有主动进攻,他为自己刚才的灭族行为感到可耻,接着安德并被注射镇静剂然后送回了房间,

  • 安德在梦里安得又看到了之前在巨人游戏中出现过的那个虫族女王,原来虫族女王一直试着用游戏跟安德沟通,但最后失败了,这让安德立马惊醒冲出了房间,在阿卡丽的帮助下,安得穿过重重障碍进入了虫巢的中心,梦里的虫族女王走了出来,她愤怒地指向安德的脖子,但在看到,流下眼泪后又开始抚摩安德的脸颊,这这濒死的女王把一只女王虫卵推向安德安德明白了女王的意思,并向她保证自己会为他的种族找到新家以弥补自己的过错,于是安德坐上飞船,带着孕育中的虫族女王踏上了在宇宙中寻找新家园的漫长之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